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双彩网 > 智力犯罪 >

郑州铁警打掉拐卖智力障碍妇女犯罪团伙 10名嫌犯被抓

归档日期:06-01       文本归类:智力犯罪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郑州铁路公安处通过官方渠道向社会宣布,该处从一张冒用的身份证入手,抽丝剥茧,在专案组全体成员的不懈努力下,历时将近一年,先后转战河南、山东、广州、湖南、贵州五省,成功打掉了一个专门拐卖智力障碍妇女的犯罪团伙,日前,涉案的10名犯罪嫌疑人均已被移送起诉,其中8人已开庭宣判。被解救的3名妇女已与家人团聚。

  如果不是这起案件,我们或许不会关注到这个群体,智力障碍群体。这个群体的人员一般分为两种,一种是由于大脑受到器质性的损害或是由于脑发育不完全从而造成认识活动的持续障碍以及整个心理活动的障碍,使智力活动的发育停留在某个比较低的阶段中,又称智力缺陷;一种是由于大脑受到物理、化学或病毒、病菌以及外界强烈的打击和刺激等因素的损伤使原来正常的智力受到损害,造成缺陷,称为智力迟滞,又称痴呆。无论是由于先天还是后天的原因,他(她)们都更应该得到来自家人和社会更多的关心、关爱,让他(她)感受到更多的温暖。然而,却有这样一群灭绝人寰的犯罪群体,把罪恶的目光投向了这个群体的女性,利用她们认知上的缺陷,残忍地把她们当作牲畜一样买来卖去.....然而,正义从来都不会缺席!

  判决如下:一、被告人朱某喜犯拐卖妇女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并处罚金人民币30000元......

  2018年12月,郑州铁路运输法院审判庭内,一场审判正在进行。被告席上,一名五十岁左右的男子身穿囚服,低垂着头,在判决书上按下了手印。他究竟干了什么?为什么会被判十年?事情还要从2018年2月2日说起。

  2018年2月2日,还有十几天就要过年了,郑州东车站内人来人往,背着行李等待乘车的旅客随处可见。下午15点05分,郑州东站西南检票口井然有序的队伍突然乱了起来,原来检票员在查验过程中发现一名女性旅客票、证、人信息不符,疑似冒用他人身份证乘车,而与她一起同行的中年男子却硬说身份证上的人就是女性旅客,并带着女旅客强行进站。检票员通过对讲机迅速把这一情况通知了车站派出所。接报后执勤民警孟晔、李靳立即赶往现场进行处理。

  疑似冒用他人身份证的女子大约二十多岁,穿着一件棕色的大衣,头发极短,面对民警显得有些畏惧和紧张,支支吾吾半天也没说出一句话。这时,她身旁同行的一名五十岁左右,身穿黑色风衣的中年男子主动回答了民警的提问,并进行了坦白:我们都是在外地打工的,她身份证丢了,着急回家就用朋友的身份证买的车票,我们挣个钱不容易,你们就让我们进去坐车吧。

  就在这短短的问答之间,民警们从两人身上发现了不少疑点。此时正值春运,返乡的人流众多,但大都拎着大包小包的行李,而这两人的行李却很少,不像是结伴返乡。同时这名女子的状态明显不正常,且目光呆滞,对民警关于真实姓名、乘车去向等基本信息的询问始终沉默不语,倒是一旁和她同行的一名五十岁左右的男子态度积极,一直在替她进行辩解。这些细节让两名民警心生疑虑,于是决定将两人带至公安室开展进一步盘查。

  一查之下,更多的疑点暴露了出来。首先,通过身份核查,民警们发现该男子叫朱某喜,48岁,曾因绑架、容留卖淫等违法犯罪行为被公安机关依法处理过,是刑满释放人员。其次,那名女子所用身份证件并非本人,身上也未找到任何能证明其身份的物品,面对民警提问表现出了明显的不配合,始终一言不发,好像哑巴一样,一时之间无法确定身份。并且在进一步接触后,民警们感到女子精神上有异常,疑似患有精神疾病。最重要的是,两人明明是同行人,可朱某却连女性同伴的真实姓名都说不出来。在询问过程中,他一直在东拉西扯,含糊其辞,对于关键问题避而不谈。

  根据经验,民警们判断该朱有重大拐卖妇女作案嫌疑,考虑到这名女子极有可能是受到胁迫不敢与民警进行交流,办案民警将两人分开,单独对其做工作。

  即使是由女民警单独询问,该女子也始终一言不发。时间飞快流逝,一晃三四个小时过去了,询问仍然没能取得进展。

  面对民警的关心,一直默不作声的女子终于有了反应,轻轻点了点头。这一反应虽小,却让民警激动了起来,立即在车站里为她买来了汉堡和咖啡。根据经验,打破僵局的回应就意味着突破的可能。果不其然,那名女子拿着民警递给她的汉堡,好像突然清醒了似的,跪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办案民警连忙对她进行安抚,搀着她坐回凳子上。在简单的吃了些东西之后,女子开始断断续续的说起了事情发生的经过。

  或许由于受到的刺激过于严重,这名女子的精神有些失常,与人交流十分困难,叙述事情颠三倒四,讲话缺乏逻辑和重点,连自己的姓名和家庭情况也说不清楚。办案民警们耐心的询问,一点一点将片段信息汇总,终于将事情的经过整理了出来。

  根据该女的讲述,她是湖南人,离婚之后和家里闹别扭离家出走,准备去广州打工。刚出广州火车站就遇到了一个陌生男子搭讪,该男子以帮忙介绍工作为由,将她骗到了一个出租屋内,把她交给了一个老板后就离开了。随后那名老板以找工作需要报名费为借口,将她的身份证以及身上仅有的1000余元钱全部骗走,并以各种理由限制她的人身自由,不允许她离开出租屋,并且不给她饭吃。在这一过程中她也曾试图逃跑,但被老板发现后,遭到了一顿毒打。同行男子朱某喜是第二天到出租屋的,和老板一起对她连打带骂,威逼利诱让她乖乖听话。到了第三天,朱某告诉她要在河南给她找个好人家过日子,并恐吓说如果她在途中敢乱跑乱说话,就把她关起来。随后他们两人从广州坐火车来到郑州,中途她也曾找机会想要逃跑,但是朱某始终紧盯着她。

  由于害怕被打,即便是面对民警的询问,她也不敢求助。后来由于长时间远离朱某喜的控制,加上连续几个小时一直与民警呆在一起,以及民警们对她的耐心询问,尤其是为她买来吃的喝的,让她感受到了关怀和安心,导致她慢慢放下了心理防线。

  了解到这一情况后,郑州东站派出所立即将案情上报至郑州铁路公安处刑警支队。由于案情重大,该案受到了郑州铁路公安处的高度重视,迅速成立专案组,抽调刑警八大队、刑警二大队、网监支队,行动技术队,郑州东站派出所等单位20余名警力由刑警支队指挥侦破此案。

  专案侦破工作刚一开始就遇到了困难。朱某喜是刑满释放人员,且多次受到公安机关打击,具有极强的反侦查意识,面对侦查员的审讯时而沉默,时而狡辩,对其犯罪事实避而不谈,突审工作一时陷入僵局。经过研究,办案人员决定转变思路,从现有的线索入手,围绕两人进行细致调查,用实实在在的证据打开案件突破口。

  随着调查的深入,一个更加令人震惊的真相浮现在专案组面前,该女子很有可能不是第一个受害者。通过查电子数据调查,发现其多次为人介绍对象。据此侦查员断定,此人有多次拐卖妇女的嫌疑。

  与此同时,通过对失踪人口信息库进行筛查,已经被解救的被拐女子身份也落实清楚。该女子名叫郑某,29岁,湖南麻阳人。随后办案人员立即同她的家人取得联系,郑某的母亲很快赶到了郑州东站。母女相认,两人都格外激动,当场便抱着痛哭起来。

  从其母口中,侦查员们得知郑某在年幼时曾遭遇过多人性侵害,随后便精神失常,神志时而清醒,时而混沌,后来经人介绍结婚,但其丈夫始终嫌弃她,对她非找即骂,日子实在过不下去了,郑某不听家人劝阻,独自一人跑出去打工,不曾想又遭遇了这样的不幸。看着眼前相拥而泣的一对母女,侦查员们暗下决心,一定要将案情彻底查清,避免这样的人伦惨剧再次发生。

  依托现有线索,专案组侦查员奔波于广东、河南、山东、湖南四省,进行了大量的摸排走访和分析研判工作,查实了准备收卖郑某的收买人正是朱某喜的妹夫谷某国。2月8日,专案组果断出击,在山东曹县朱洪庙乡成功将涉案的犯罪嫌疑人谷某国抓获。在证据面前,他很快供认了准备收买被拐妇女郑某有的犯罪事实。据他交代:郑某是他从朱某喜处买来准备卖给自己的堂叔谷某龙做媳妇的。

  谷某国落网后,专案组成员没有丝毫松懈,经过近一个月的努力调查,最终掌握了朱某喜伙同他人于2017年12月22日将29岁的湖南智碍女子颜某林卖到山东省曹县邵庄镇程庄寨行政村程庄寨村晋某的犯罪事实;于2018年1月13日,将31岁的河南智碍女子杨某卖到河南省商丘市梁园区孙付集乡李师付屯村高楼村的王某福的犯罪事实。

  案情逐渐清晰,解救行动迫在眉睫。2018年3月5日,专案组召开案情分析会,对解救和固证工作进行分工,抽调20余名警力,成立了两个行动小组,兵分两路前往商丘和曹县对两名被拐卖妇女进行解救。

  3月6日一大早,两组警力已分别驱车赶到程庄寨村和高楼村。清晨的程庄寨村寒意逼人,侦查员们裸露在外的皮肤被冻得通红,他们顾不得长途跋涉的疲惫和天气的寒冷,第一时间开展工作。在当地派出所民警的配合下,他们很快确定了被拐女子颜某林就在村民晋某家中。了解到这一情况后,专案组决定立即对其进行解救。经过研究,决定将侦查员们分成三组,一组亮明身份将颜某林和涉案收买人晋某带离;另一组负责对嫌疑人亲属和可能存在的围观村民进行劝解,维持秩序;最后一组负责外围的警戒和支援。

  3月6日11时许,解救小组在周密部署后开始行动,敲响了晋某家的大门。面对着找上门来的民警,晋某及家人自知买卖妇女的犯罪事实已经暴露无遗,只得配合警方工作。

  进入到晋某家院内的平房中,在里屋的床上民警们发现了一名20多岁的长发女子,从样貌上看正是办案民警前期掌握的被拐卖受害人颜某林。

  见到民警们进屋,她显得十分木讷,面对民警们关于她身份的询问,始终一言不发,只是低着头玩着自己的头发。

  由于被解救受害人颜某林有智力障碍,为了在不伤害她的情况下将她带回,办案民警也花了不少心思。最终在行动小组两名女民警的耐心劝诱之下,身材高挑,外貌是成人,心智却像小孩的颜某林才跟随民警们上了送她归家团圆的警车。两名涉案收买人晋某,晋某魁也被警方成功抓获。

  由于智力障碍,颜某林并不是很清楚到底自己遭遇了什么。据她讲述,自己被带到晋某家后,晋某晚上会找她睡觉,她刚开始不同意,晋某就揪着头发打她。平时晋某家中大门紧闭,除了吃饭和睡觉,什么都不让她干,更不许她出门。讲述这些遭遇的过程中,她全程都十分平静,就仿佛遭受这样灾难的人不是自己。

  在颜某林被成功解救的同时,商丘市梁园区孙付集乡的行动组也传来捷报,办案民警在行动中顺利将涉案的收买人王某福、王某社抓获。据两人交代由于杨某被娶到家中后一直吵闹着要回家,两人已于几天前放其归家。随后侦查员们奔赴杨某位于河南省太康县老冢镇的家中进行调查,确认杨某已经返回家中与亲人团聚。

  据四名涉案收买人交代,晋某与晋某魁,王某福与王某社两两间均是父子关系。由于晋某和王某福常年单身找不到媳妇,这两对父子就动起了歪心思,各自花了3万元好处费从朱某喜处将媳妇娶了过门。

  解救被拐妇女的行动成功后,专案组将每名受害人的被拐经历进行整理,奔波于河南、山东、广州、湖南四省间收集了大量证据,制定了周密的审讯计划。在铁一般的事实面前,犯罪嫌疑人朱某喜的思想防线彻底崩溃,分别交代了其伙同张某勇、王某拐卖颜某林;伙同罗某春、李某德拐卖杨某、郑某有的犯罪事实。至此一个在广州以介绍工作,介绍对象为由,拐卖妇女的犯罪团伙彻底浮出水面。

  收网!专案组民警誓要将这只罪恶黑手斩断。2018年3月10日,专案组10余名民警赶赴广州开展抓捕行动。为尽快将犯罪嫌疑人抓捕归案,专案组积极协调广州地方、铁路公安力量,一同开展抓捕,并对四人进行网上通缉。但由于该犯罪团伙成员都是前科前处人员,具有极强的反侦察意识,之前的落脚点早已人去楼空,抓捕行动进展很不顺利。在这种情况下,专案组民警们在人生地不熟的广州,每天骑车、步行,在嫌疑人活动频繁的城中村走街串巷进行摸排。经过了十余个昼夜的不懈搜索,3月26日,专案组成员在广州市白云区红星村附近发现了犯罪嫌疑人罗某春的踪迹,并将其当场抓获。

  罗某的落网为专案组成员打了一针强心剂,联合抓捕行动继续开展。4月10日,犯罪嫌疑人张某勇在广州市龙归地铁站被广州市公安局黄石派出所民警抓获;5月20日,犯罪嫌疑人李某德在贵州省镇宁县汽车站被镇宁县公安局派出抓获;6月10日,犯罪嫌疑人王某在广州火车站地铁口被广州铁路公安处广州刑警大队组织警力抓获。

  历时百余日,转战河南、山东、广州、湖南、贵州五省,在专案组全体成员的不懈努力下,2.02拐卖妇女案犯罪嫌疑人终于全部落网。

  根据四人交代,专案组理清了他们全部的犯罪事实:该团伙共五人,平时在广州火车站、地铁口等人流量较大的地方游荡,发现有智力残障的妇女后,就以介绍工作、介绍对象为由将其哄骗至出租屋内,用暴力手段控制人身自由,物色到买主后就将她们出售。

  据侦查员们介绍,这些受害妇女因为疾病或之前受过重大打击智力都存在障碍,很难正常与人交流,本身生活就十分不易。该犯罪团伙正是针对这一点,认为拐卖这样的人无人在意,所以作案肆无忌惮。他们将这些妇女囚禁后像牲口一样对待,动辄打骂,不听线月,犯罪嫌疑人王某在广州市白云机场附近将智力残障的受害人颜某林骗至租房处,将其囚禁后交给由犯罪嫌疑人朱某喜与其丈哥晋某魁达成协议,将受害人以3万元的价格卖给晋某魁的儿子晋某做媳妇。2017年12月22日,犯罪嫌疑人张某勇将受害人颜某林从广州乘坐高铁送到商丘交给晋某。事后王某获利5000元,朱某喜获利9000元,张某勇获利10000元;2018年1月12日,犯罪嫌疑人罗某春通过李某德将受害人杨某介绍给朱某喜,由朱某喜联系将杨某以3万元的价格卖给王某福做媳妇。2018年1月13日,朱某喜带杨某从广州南到商丘交给王某福。朱某喜获利9000元,罗某春获利8000元,李某德获利7000元;2018年2月2日,犯罪嫌疑人朱某喜从罗某春住处将郑某有带走,准备以3万5仟的价格卖给谷某国。2月2日,朱某喜带郑某有在郑州东转车时,被民警查获。朱某喜已收取15000元好处费。

  2.02拐卖妇女案共抓获拐卖妇女犯罪团伙成员5名,收买被拐卖妇女犯罪嫌疑人5名,解救被拐卖妇女3人。目前,涉案的10名犯罪嫌疑人均已被移送起诉,其中8人已开庭宣判。主犯朱某喜被判有期徒刑十年,并处罚金3万元;主犯郭某春被判有期徒刑七年,并处罚金2万元;主犯张某勇被判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1万元。收买人晋某、晋某魁、王某福、王某社均被判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两年,并处罚金5千元。谷某国被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缓刑一年。另外两名犯罪嫌疑人王某和李某德尚未开庭宣判,等待他们的也将是法律的严惩。

本文链接:http://kathala.net/zhilifanzui/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