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2019跑狗图高清彩图 > 智力处理 >

「借贷规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

归档日期:07-16       文本归类:智力处理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七条 预先在本金中扣除利息的,人民法院应当将实际出借的金额认定为本金。

  原审被告:惠州市文生实业投资有限公司,地址:广东省惠州市惠城区麦地路38号。

  上诉人游某与被上诉人崔某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上诉人游某因不服广东省惠州市惠城区人民法院(2016)粤1302民初4066号民事判决,上诉至本院。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游某未到庭,其委托代理人王某到庭参加诉讼,被上诉人崔某到庭参加诉讼,原审被告惠州市文生实业投资有限公司经合法传唤未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原告崔某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一、判令被告游某立即偿还借款本金37万元及利息18.5万元(利息应从2014年3月3日开始计算至被告实际还款之日,暂计算至2016年4月3日止为18.5万元)给原告;二、被告惠州市文生实业投资有限公司对被告游文生上述借款本息承担连带保证责任;三、本案的诉讼费用由两被告承担。事实和理由:2014年3月3日,被告游某向原告借款37万元,用于商业运作周转金。原告向被告游某(卡号为62×××69)的账户转入了36.26万元,并交付了被告游某现金0.74万元,据此被告游某向原告出具了《借条》,确认了向原告借款37万元的事实,被告惠州市文生实业投资有限公司盖印确认为上述借款承担连带保证责任。三方还约定上述借款利息按月利率2%从被告游某收到上述借款之日起开始计算。2014年4月28日,被告游某又向原告借款23万元,用于商业运作周转金。原告向被告游某(卡号为62×××69)的账户转入了22.54万元,并交付了被告游某现金0.46万元,据此被告游某向原告出具了《借条》,确认了向原告借款23万元的事实,被告惠州市文生实业投资有限公司盖印确认为上述借款承担连带保证责任。三方还约定上述借款利息按月利率2%从被告游某收到上述借款之日起开始计算。2016年4月12日,两被告向原告书面确认上述两笔借款事实,以及两笔借款利息按月利率2%从被告游某收到上述借款之日起开始计算的事实。被告游某仅偿还了2014年4月28日的借款本金23万元及相关利息,但一直未偿还2014年3月3日借款本金37万元及相关利息,原告遂诉至本院。

  经一审法院审理查明,原告自称从事工厂耗材生意,年收入约10万元-30万元。2014年3月3日被告游某出具一份《借条》交原告崔某收执,载明被告向原告借入37万元用于商业运作周转金,被告惠州市文生实业投资有限公司以担保人的身份签章予以确认。同日,原告汇入第一被告36.26万元,余额部分0.74万元原告自称通过现金交付。2016年4月12日两被告对此予以确认,同时表示:借款利息按月息2%从借款日起进行计算。但被告并未如期还款,原告遂于2016年4月22日诉至一审法院,请求判如所请。另查,庭审过程中,原告向一审法院提出申请,请求查封两被告名下的房产,原告向一审法院提供了其本人名下的房产作为担保,一审法院于2016年5月12日作出(2016)粤1302民初4066号《民事裁定书》,保全费3270元由原告自付。

  一审法院审理认为,本案事实清楚,债权债务关系明确,原告的诉讼请求,其合理部分,一审法院予以支持。被告游某应在约定的期间负责清还欠款。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十八条第二款规定,连带责任保证的债务人在主合同规定的债务履行期届满没有履行债务的,债权人可以要求债务人履行债务,也可以要求保证人在其保证范围内承担保证责任。原告诉求被告惠州市文生实业投资有限公司承担连带清偿责任,既有事实依据,亦有法律依据,本院予以照准。两被告经本院送达传票未到庭参加诉讼,应视为其放弃质证和抗辩的权利,不影响本案的审理。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二百零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十八条第二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的规定,缺席判决如下,被告游某应在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七日内向原告崔某清还欠款37万元以及相应逾期利息(以欠款37万元为本金,按照月利率2%,自2014年3月3日起计至本息实际清偿之日止),被告惠州市文生实业投资有限公司对此承担连带清偿责任。本案受理费4675元(已减半收取,原告已预交)、保全费3270元,由两被告负担。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广东省惠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二审过程中,上诉人游某诉求:一、撤销广东省惠州市惠城区人民法院(2016)粤1302民初4066号民事判决,发回重审或依法改判上诉人仅需向被上诉人归还欠款20万元;二、本案一审案件受理费、保全费及二审上诉费均由被上诉人承担。主要理由:一、原审法院在本应适用直接送达的方式告知上诉人及原审另一被告本案相关情况的情形下,却适用公告程序对上诉人及原审另一被告按缺席参加诉讼处理,剥夺了上诉人等人的抗辩及举证权利,程序明显违法,其因此所作出的判决不应具有任何法律效力。公告送达作为一种推定送达的最后送达方式,是指受诉法院在受送达人下落不明或采取直接送达、留置送达、邮寄送达、委托送达、转交送达等方法均无法送达时,才将需要送达的诉讼文书的主要内容予以公告的一种送达方式。本案中,被上诉人是明确知晓上诉人在惠州的居住地址的,也清楚知道上诉人的电话联系方式,这从原审判决第2页第5行中所载明的内容可清楚得知。如若不然,上诉人又怎么可能会在被上诉人起诉的前10天、即2016年4月12日还向被上诉人出具书面材料确认欠款事实呢?但在本案一审诉讼过程中,上诉人却从未收到原审法院有关本案材料送达的电话。其次,本案另一被告惠州市文生实业投资有限公司的经营地址为惠州市麦地路38号。而据上诉人所了解,该被告也从未收到原审法院有关本案的传票及案件材料。原审法院在送达时,为什么也没有适用直接送达的方式?又或者有没有适用邮寄送达?有没有在邮寄送达无法送达的情况下适用留置送达?其适用留置送达的方式又是否合乎我国民诉法第85条、第86条及民诉解释第130条的相关规定?原审法院在没有穷尽所有送达方式的情况下,贸然适用公告送达处理本案,以致剥夺了上诉人等人的抗辩及举证权利,程序明显违法,依照我国民诉法的相关法律规定,原审法院因此所作出的判决不能产生任何法律效力。二、原审法院所认定的欠款本金数额与本案事实严重不相符。上诉人确实曾经向被上诉人借款37万元,但在此借款之后,上诉人本人以及上诉人通过其妹妹游某、小舅子李某二人曾先后以现金和银行转账方式归还过被上诉人较大金额的欠款,原审法院认定上诉人仍欠被上诉人本金37万元与客观事实严重不符。三、原审法院按照月利率2%的标准计算相应的欠款利息,远超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逾期贷款利率,明显畸高。综上,原审判决程序违法,部分事实认定不清,适用法律存在错误,为维护上诉人合法财产权益不受损害,为此,上诉人特向法院提起如前上诉。庭审时补充上诉意见:一、被上诉人实际出借给上诉人的本金并非37万元,而是36.26万元。对此上诉人已经提交由被上诉人确认的证据予以证实。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七条的规定,两者的差额7400元应当在上诉人尚欠被上诉人的本金尾款中予以扣减;二、被上诉人于2016年4月12日曾出具还款明细给上诉人,截至该时间为止,被上诉人统计数据显示,上诉人仅欠其本金36万元及利息62600元,原审法院所认定的欠款本金及利息数额均存在明显错误。

  被上诉人崔某在二审开庭时作出口头答辩,一、上诉人的利息有支付过,其借款有两份,分别为:2014年4月28日借款23万元和2014年3月3日的37万元,上诉人仅说只有36万多元是不符合的。二、上诉人说一审法院没有通知他,是不可能的。当时被上诉人跟一审法院的送达人员一起去上诉人的住所,他们也见到上诉人本人,但是上诉人不承认。被上诉人有打电话给上诉人,微信短信都有发过给上诉人。上诉人是故意拖延时间。在还款时,上诉人没有按正常利率付利息,其称其在卖房子,一直在欺骗被上诉人。从2015年说要还款,至今都没有还。三、上诉人借款37万元,其中7400元是利息,是提前扣除的利息,以月利率2%计算。被上诉人认为2%利息不算高。

  二审期间,上诉人游文生提交三份新证据。证据一、还款明细统计数据。欲证明被上诉人实际出借给上诉人的本金为362600元,而非37万元。另据被上诉人统计,截至2016年4月12日,上诉人尚欠被上诉人本金36万元,利息62200元。证据二、银行流水。欲证明除部分现金给付及微信转账外,上诉人2013年12月30日至2015年11月19日期间以银行转账方式共计支付被上诉人470600元。上诉人实际收到被上诉人借款362600元。证据三、被上诉人于2016年4月12日出具的借条。欲证明上诉人自行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4月12日,上诉人仅欠被上诉人部分利息没有支付,而不是被上诉人所说的自借款之日一直未偿还利息。被上诉人崔某质证意见认为:对证据一的真实性无异议,对关联性有异议。当时被上诉人跟上诉人商量,他们之间有三份借款,其中2014年有两份,分别为23万元和37万元,当时的借款中也有被上诉人朋友的出借款;对证据二的真实性无异议,对关联性有异议,认为借款总额不确定;对证据三无法发表意见。本院认为,上述证据均形成于一审举证期限届满之前,在二审提供属逾期提供证据,经本院责令,上诉人游某说明理由为“一审没有被通知开庭”。经本院查阅一审案卷材料,确认一审法院在在无法直接送达的情况下,有邮寄送达,后在两种方式都无法送达的情况下,径行采用公告送达。不存在游某所说的“一审没有被通知开庭”的情况。上诉人游某经合法传唤未到庭参加诉讼,应视为放弃其质证和抗辩权利。其在二审阶段提供证据既浪费司法资源亦增加当事人诉讼成本,其逾期提供证据理由不成立。

  本院另查明,被上诉人崔某在二审庭审中自认2014年3月3日的借款37万元,其中有7400元是利息,并提前予以扣减,故其在2014年3月3日实际汇款36.26万元给上诉人游文生。

  本院认为,本案系民间借贷纠纷,上诉人游某向被上诉人崔某借款,原审被告惠州市文生实业投资有限公司盖章确认为游某的借款承担连带担保责任。双方当事人对借款合同关系无异议,但对未还借款金额有争议。一审根据2014年3月3日《借条》及游文生2016年4月12日亲笔在空白处书写的内容,认定游文生仍欠37万元本金,即2014年3月3日所借款项未予清偿。二审上诉人游文生提交的还款明细统计数据及银行流水材料,亦无法证明截止至2016年4月12日上诉人游文生尚欠36万元本金及62200元利息或上诉人仅需向被上诉人崔某归还欠款20万元的主张。在被上诉人崔某不予以认可该证据的情况下,本院不予采纳上诉人提交的新证据。结合双方提供的银行流水明细及崔某在二审庭审期间的自认,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七条“预先在本金中扣除利息的,人民法院应当将实际出借的金额认定为本金”的规定,双方在2014年3月3日产生的借款实际金额是36.26万元。双方在2016年4月12日时对借款利息按月息2%给付的约定并无违反法律规定,本院予以认可。上诉人提出其仅需向被上诉人归还借款20万元及37万元的借款已偿还部分利息的主张因无相关证据佐证不成立,本院不予支持。至于上诉人提出一审送达程序违法剥夺其辩论权利的问题,本院认为,一审在无法直接送达、再通过邮寄送达无果情况下,遂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九十二条的规定依法径行采取公告送达的方式向上诉人游某及原审被告惠州市文生实业投资有限公司送达开庭传票等法律文书,该程序符合法律规定,不存在剥夺上诉人辩论权利的情形。

  综上所述,一审法院认定事实基本清楚,但对上诉人游某应偿还借款数额认定有误,本院予以纠正。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广东省惠州市惠城区人民法院(2016)粤1302民初4066号民事判决;

  二、上诉人游某应在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七日内向被上诉人崔某偿还欠款36.26万元及相应逾期利息(以欠款36.26万元为本金、按照月利率2%计算,自2014年3月3日起计至实际清偿之日止)。原审被告惠州市文生实业投资有限公司对此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本案一审受理费4675元、保全费3270元由上诉人游某、原审被告惠州市文生实业投资有限公司负担;二审案件受理费9350元(上诉人游某已预交),由上诉人游某、原审被告惠州市文生实业投资有限公司负担8415元,被上诉人崔某负担935元。

本文链接:http://kathala.net/zhilichuli/4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