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双彩网 > 质量度量学 >

衡量学术能力的标杆法学院Law Review校刊质量排名

归档日期:06-24       文本归类:质量度量学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近日,一则报道称虽然耶鲁大学法学院最新一届学生中有30%的比例为非洲裔或者拉丁裔,达到了校史上少数族裔学生所占比例的最高值,然而其法律评论校刊Yale Law Journal的60位学生编辑中却只有1名黑人学生以及3名拉丁裔学生,仅占到约5%。这个数字不由令人怀疑耶鲁大学法学院在学生多样性方面的真实状况。

  不过今天我们并不是要和大家探讨学生多样性的问题,而是想为大家介绍一下法学院的Law Journal究竟是一种怎么样的存在,以及各学院的Law Journal到底哪家强。

  Law Journal,又称Law Review,是讨论法律问题的学术期刊。在美国,像Harvard Law Review, Yale Law Journal这样的各学院法律研究校刊是出版这类学术期刊的主力。大多数主要的美国法学院期刊以学校来命名并发表多个领域的法律评论文章,有些法学院则发表一些特定领域的评论,诸如民权和公民自由,国际法,环境法或是人权。

  这些期刊会发表对各类法律话题的综合长篇文章,撰稿人通常是法学院教授,一些篇幅较短的内容则由一部分法学院学生,也就是该法学院校刊编辑来执笔。想成为Law Journal/Law Review的编辑非常不容易,往往最优秀的学生才有机会担当。编辑的位置竞争激烈,因为这对于学生毕业后的就业非常重要,曾任职校刊编辑能在求职时带来很大的优势。甚至有些律所在招聘新律师时,对于毕业自非T14法学院的应聘者只招收那些曾做过法律期刊编辑的学生。

  这可能也是Yale Law Journal的少数族裔学生比例很低为人诟病的原因,能成为Yale Law Journal的编辑的学生都是精英中的精英,似乎从侧面证明了少数族裔学生依旧会面临的“非主流”的境况。不过,我们熟悉的美国前总统奥巴马在就读哈佛法学院期间就是Harvard Law Review的编辑,并在两年级时成为HLR史上第一位黑人学生主编。

  这些法律期刊在美国的法律发展史上也非常具有影响力,期刊上所发表的文章经常作为非常有说服力的权威言论在法庭上被引用。例如,加州最高法院官Stanley Mosk就承认他关于市场份额负债(market share liability)的想法就来自Fordham大学法学院校刊Fordham Law Review。因此,Law Review/Law Journal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了一所法学院的学术研究水平和该校学生的法律写作能力。

  肯塔基大学的助理教授、跨学科学者Bryce Clayton Newell也曾在法律评论期刊上发表过学术论文。他发现一些法律学者在选择哪家期刊发表文章时并不在意那份期刊的影响力,这使得Newell非常诧异,因为Newell认为期刊本身的质量对发表的文章来说还是非常重要的。

  诚然,每种期刊排名都有其局限性,无论是在评估方法还是评估范围方面。但是不管怎么样,将被引用次数和影响力这两个因素纳入Law Review/Law Journal排名的考量还是很重要的。仅仅靠期刊所属法学院的U.S. News排名来判断期刊的质量未免说服力不足。于是Newell于2016年结合了四种Law Journal排名10年来的整体排名情况(usnRank,prRank,gRank,wluRank,每种占比25%)对全美100多所法学院的法律评论期刊进行排名,并得到了一份法学院Law Review/Law Journal大数据排名(Meta Ranking),2018年Newell又推出了最新版Meta Ranking排名(其中California Law Review为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法学院的法律评论期刊):

  我们看到,除了西北大学法学院以外,其他T14法学院的法律评论刊物都进入了这份排行榜的前十四名,其中Harvard Law Review力压Yale Law Journal排名第一,斯坦福、哥伦比亚、宾夕法尼亚、密歇根这些法学院的Law Review分列3至6位。NYU Law Review和California Law Review (Berkeley)并列第七,而T4法学院芝加哥的Law Review则仅列第14位。将西北挤出前十四的是UCLA,其校刊排在第12位,强于其法学院本身的排名。

  小编认为,除了芝加哥大学法学院的Law Review 略差强人意以外,其他法学院的Law Review/Law Journal排名基本上还是能够反映各学院的学术素质的。对这份排名,各位有什么想法呢?欢迎留言告诉我们。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本文链接:http://kathala.net/zhiliangduliangxue/181.html